展望2013:经济回暖推高并购市场 中企海外并购势头强劲依旧

2012-12-20 09:50 · 清科研究中心  朱毅捷   
   
全球经济的关键字为“欧债危机”和“经济复苏”。在前者的影响下,全球各大经济体哀鸿遍野,甚至连创造“增长奇迹”的中国都一度难以支撑经济下行的压力。中国并购市场因此未能延续前两年强劲的走势,在先趋冷、再回暖的态势中较2011年有一定幅度的下

    2012年,全球经济的关键字为“欧债危机”和“经济复苏”。在前者的影响下,全球各大经济体哀鸿遍野,甚至连创造“增长奇迹”的中国都一度难以支撑经济下行的压力。中国并购市场因此未能延续前两年强劲的走势,在先趋冷、再回暖的态势中较2011年有一定幅度的下滑。而随着各国相继出台经济刺激政策,“复苏”的大幕悄然拉开。2013年是以“复苏”为基调的一年,通过对2012年的总结和对未来的预测,大中华区著名创业投资与私募股权机构清科研究中心,做出了如下展望:

  一、全球并购市场难有太大起色,新兴市场或成最大亮点

  2012年度,欧洲中央银行(ECB)于危机之时果断出手,放言“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欧元”,极大地稳定了市场情绪。此后,欧盟再度发力,令欧洲稳定机制(ESM)正式生效,多方面的举措令欧债危机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美国方面,QE3的推出和第三季度末失业率的下降一度为美国带来“复苏加速”的良好展望,但是财政悬崖的出现无疑使得原本尚好的复苏前景蒙上了巨大的阴影。即使新版QE的出炉再次提高了货币投放,原本就温和的复苏步伐也不会有显著改善,甚至不排除美国因财政悬崖再次进入衰退的可能。相较于欧、美的步履蹒跚,新兴市场在2013年的增长前景较为良好。金砖四国里,市场认为中国、印度、俄罗斯都将于下个年度提高经济增长速度,而巴西更是可能从今年不到2%的实际GDP增长率跃升至超过4%的增长率。

  本年度美国并购市场出现一定幅度的下滑,预计2013年美国并购市场的整体情况仍将维持现状,而欧洲并购市场也难离历史低点。同时,在欧洲、美国等地并购活动低迷之时,新兴市场并购的增长无疑会增加其全球所占比重,这也许会成为2013年全球并购市场最大的亮点。

  二、国内宏观经济走出低谷,并购市场有望再次突破

  近年来中国并购市场有了长足的发展,其在活跃度和市场规模两方面都增长迅速。2009、2010和2011三个年度里,中国并购市场连续3次井喷,于2011年创造历史最好成绩。进入2012年以后,中国宏观经济的负面展望逐渐增强:先是出口表现疲软,然后二季度GDP增长首度破8,紧接其后的是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降低至枯荣线以下,似乎所有数据都预示着经济环境在不断恶化。受此影响,中国并购市场从一季度高点不断下行,直至三季度并购总额同比大幅萎缩。而此后政府的一系列调控给经济增长注入动力,三季度末出口回暖和PMI上升的信息预示着中国经济即将走出下行通道,并购市场因此再度升温。综合前11个月的情况,预计2012年度中国并购市场的热度仍将处于历史高位,虽然较2011年有所下滑但差距不大。由于2013年中国经济料将加速增长,并购市场在此刺激下有望再次出现突破并创造新的记录。

  三、海外并购势头依然强劲,但须警惕政治风险

  尽管2012年中国并购市场整体有所趋冷,不复2011年般的涨势,但是中国企业进行海外并购的规模仍是有所增长。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2年前11个月,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共涉及交易额265.85亿美元,同比上升13.5%,被并购方主要集中在美国和欧洲等地。海外并购规模的逆势上涨,表明其拥有强劲的需求,和良好的内、外部环境。2013年,国际经济预计将缓慢复苏,资产价格应有所回涨但幅度有限,这将继续为中企的海外并购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在经历了短期的底谷后增长动力充足,货币政策也较为宽松,内部环境也十分优秀;内外部环境俱优的情况下,中国企业将加速“走出去”的步伐,明年海外并购有望再创新高。

  从海外并购的区域分布来看,明年的标的企业仍将集中在欧洲、澳洲和北美地区:欧洲的资产价格低、潜在标的多、市场前景好,仍是一个优秀的“抄底”地区;澳洲矿产资源丰富,是资源型并购的理想场所;北美地区集能源、技术、品牌、渠道等多种优势于一体,向来都是国际并购市场最重要、最活跃的地区。

  对于2013年而言,不得不提的是海外并购中政治环境的变化。其中,以欧洲和澳洲为目的地的海外并购,政治风险不会有太大变化。而北美地区的美国和加拿大,都有可能在政治环境上有所恶化。加拿大虽然刚批准了中海油并购Nexen的巨额交易,但是其国内对于国有企业资源型并购的反对呼声仍然很高,多方因素制衡下,加拿大总理哈伯在宣布批准中海油并购的同时,也表达出加政府对于此类并购“下不为例”的意念,这无疑会对国企于加国的资源型并购造成负面展望。美国的立场则较为微妙,虽然在大选前奥巴马又是给三一的Ralls下禁令,又是对选民宣扬自己对中国的强硬政策,但是不排除特殊时期“大选因素”对其言行的印象。最为重要的是,美国受困于“财政悬崖”,奥巴马政府可能视该事件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而变化相关政策:一方面,出于对失业率提升的渴望,美政府可能会在国际贸易层面采取贸易保护的手段保证就业;另一方面,美政府对海外投资的批准可能会比较灵活,若美国经济的表现不如预期,其可能适当放宽相关批准,以利用外资为美国经济注入活力,若美国经济表现超过预期,则有可能以“国家安全”为由严格控制中国企业在特定领域的并购行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